<nav id="47a4h"><sub id="47a4h"></sub></nav>

  • <ol id="47a4h"><ruby id="47a4h"><input id="47a4h"></input></ruby></ol> <dd id="47a4h"><center id="47a4h"><noframes id="47a4h"></noframes></center></dd>
  • <tbody id="47a4h"><pre id="47a4h"></pre></tbody>

    <ol id="47a4h"><object id="47a4h"></object></ol>
  • <rp id="47a4h"><samp id="47a4h"></samp></rp>
  • <rp id="47a4h"><strike id="47a4h"><u id="47a4h"></u></strike></rp>

    程鶴麟

    程鶴麟

    程鶴麟,資深電視人,北京廣播學院電視系畢業,歷任記者、編輯、主持人,曾經創辦和主持開風氣之先的新聞評論節目。


    人物簡介

      程鶴麟,福建建甌人。1982年畢業于北京廣播學院。歷任記者、編輯、主持人,曾經創辦和主持開風

      氣之先的新聞評論節目。2000年,他擔任鳳凰衛視資訊臺副臺長。2003年3月起,主持《時事辯論會》這一檔高收視率的節目。

      程鶴麟一開始在福建電視臺做記者,并由此開始步入媒體的世界,一步步的邁向鳳凰衛視。初做記者的時候,程鶴麟屢遭挫折,處處碰坎,但是他一直堅持向中央電視臺發送新聞稿件,功夫不負有心人,一次很偶然的機會,因為一場花瓣雨使得他的稿件終于被中央電視臺采納。在福建電視臺的八年生涯,他一直是靠自己辦欄目才站穩了腳跟。進入香港,程鶴麟開始明白香港人都是靠自己的技能才能夠生存,于是他開始籌備鳳凰衛視資訊臺,在鳳凰衛視,程鶴麟得到了更好的發展,程鶴麟曾這樣評價過鳳凰臺:“在鳳凰,它給大家的就是讓人由著性子干,不是不讓我干。我想不干了就不干了,沒人管你。我在鳳凰的感覺就像是在一個很大的體育場一個人打太極!痹邙P凰衛視,程鶴麟先后主持了《時事辯論會》和《法庭實錄》等重磅節目。程鶴麟以他獨特的視角,精辟的見解使這些節目收視長紅。

    生平年表

      1957年3月生

      1974年高中畢業,閩北山區插隊勞動

    程鶴麟

      1978年初考入北京廣播學院電視系(1977級)

      1982年初分配到福建電視臺新聞部,歷任記者/編輯/主持人

      1990年調往福建音像出版社任影視出版部主任

      1996年,任神州電視有限公司制片人/企劃部經理

      2000年—2005年7月,任鳳凰衛視資訊臺副臺長,8月起,任中文臺副臺長

      2003年3月起,主持《時事辯論會》﹒

      2005年1月至2005年7月,主持《總編輯時間》.

      著作有:《電視企劃論綱》/《我愛女主播》

      電視作品有“《北大繽紛一百年》/《世紀賊王落網記》/《千里追狂梟》/《軍國主義之真相》/《學而“舉”則仕——千年科舉興廢錄》等。

    人物自述

    狗的性格

      我自己比喻自己是狗的性格,我覺得這個比喻太對了,狗 是這樣的:你對它好,它見到你就搖尾巴,見到你就高興。它不一定會撲上來討好你,它會站在很遠的地方心里暖洋洋的看著你,如果你對它不好,打過它,它以后見到你絕對是繞著走,夾著尾巴。我就這樣,我只要吃過誰的虧,我從此以后再不和他打交道了,咱們惹不起就躲唄。

      狗的性格里還有一點,不像狼那么好斗。我這人在30歲以前,性子還挺火爆的,有的時候也會亂來,會和同事吵,會和臺長吵,和不同的人吵,有點不知道天高地厚。30歲以后我越來越不好斗。有一次,上海電視臺一個記者問我,說你生活中有沒有什么東西是不可以放棄的,我說除了我女兒,好像沒有什么不可以放棄的,除了女兒,當然還有女兒她媽媽。我隨時準備著放棄一切,沒有什么不可以放棄的,我在我那本書里(《我愛女主播》)寫道,如果有什么更體面的,賺錢更多的工作,我馬上走,做電視多累啊。其實我的人生理想就是想做作家,看來這輩子難了。

    不擅交際

      我這個人不擅交際,來到香港以后,只要是沒有公事,就不再和其它的朋友聯絡了,這是我比較差的地方,導致我不愛做記者。 1982年從北京廣播學院畢業分配到福建電視臺的時候,我做了一年的記者就煩死了,然后我就自己改行。當時從記者改行后,在編輯部里面當編輯,是有一點反潮流的那種。辦了個節目叫《新聞半小時》,類似后來央視的《焦點訪談》,是所謂批評性質的節目。那時候,辦這樣的節目比較得人心,但是犯錯誤的危險性大一些。果然,到1989年的時候就出了點問題,我被掛了起來。我就一天到晚睡覺,喝酒,我的酒量就那時候長的,從中午喝到晚上,而且有一群人和我一起來喝。這期間,我開過五六家公司,開過餐館,與別人合伙開過茶館。我那個餐館一共擺四張臺子,一張臺子只能坐六個人,我們也沒有什么本錢,就請兩個服務員,一個廚師。福州人愛吃蛇,可是這個廚師由于給他的工資不高,很多活他是不做的。比如他說不會宰蛇,哪有廚師不會宰蛇的?但是他說不會。沒辦法,老子自己宰。福建賣蛇的人在路邊放一個裝滿蛇的麻袋,弄一張蛇皮放在外面,你一看就知道是賣蛇的人。賣的一般是毒蛇。你挑選好后,他當場幫你宰。先把蛇敲暈,然后掛起來,拿一把削筆刀,繞著脖頸上割一圈,把皮割開,然后就像脫襪子一樣,皮一扒,整條皮就非常完整的扒下來。我看幾次就會了,就自己宰。我殺了幾次以后,廚師不好意思了,說我現在也會了。 直到有一天,正在籌辦鳳凰的北京廣播學院副院長王紀言(我以前的老師),還有我的師兄鐘大年想起我,我才到了鳳凰衛視。

      我從開始不認識劉老板,到現在干上了一個車間主任級的人物,始終很怕他。為什么怕他呢?第一個,因為他是老板。雇員都怕老板,這是一種對飯碗的敬畏,很正常。第二個,他是天生的新聞人,可以說我們鳳凰衛視的領導人里,他是最懂新聞的一個。他所提議、決定的事,都是很內行的新聞人的做法,所以有的時候你會覺得自己怎么干都不如他。本來應該我在這個位置上做好的事,他經常給你操心,這讓我感到非常的慚愧。比如說我們的新聞標題不怎么樣,老板多次批評,我有一段時間專門去改造標題,但有時想了30分鐘都想不出好的出來,最后還是想到比較原始的,像網絡上的標題一樣,長長的,基本上看一下標題就不想看后面的事了,就這樣的感覺,沒辦法,很難過的。

      還有一次,我們出了差錯,我一看躲不過,就趕快給院長打電話自首。他已經氣得哆嗦了,院長這人不會當面罵人,第二天他在辦公室里說起這個事,他說,他媽的程鶴麟!一說起來就他媽的,我不在場,在場的人他都不罵。我們的主編就哭,說我明明把那個錯改了,為什么又播出了?后來我們才知道,是我們對網絡播出系統不熟悉,修改的片子不會覆蓋以前錯誤的片子。后來,我在編輯部說了一句惡狠狠的話,“誰都不要相信,只相信自己”,意思是任何人發現了錯誤,馬上就地解決,因為你想依靠的人可能正好想依靠你,然后咱倆全完了。

      車間主任就夠我忙了,可是,老板一聲令下,還讓我成了《時事辯論會》的主持人。唉呀,有辱斯文。做主持為什么不好呢?因為我的口才比較差,不會像文濤那樣風花雪月地談,也不會談時事,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繩。2005年,老板又命令我去做《總編輯時間》的主持人,我就更苦了。做辯論會還好點兒,那里有三個杠夫杠婆頂著呢,他們都搶著說話,我只要抽冷子攪和攪和就行了。這回,我跟前沒人,得一人說夠半小時。人家曹景行做了好幾年評論員,早就口若懸河;好些專業主持人,離開播就兩三分鐘,他才悠悠哉哉地來,我不行,技不如人,得提前15分鐘坐到臺上,這才踏實。所以我覺得最好在幕后比較好。劉老板兩年前設計《時事辯論會》這個節目的時候,負責對應的人是鐘大年,我只是在旁聽而已,我一直以為和我沒有什么關系。后來沒有想到春節回來“天”就變了,突然間說是我來主持,把我“嚇”壞了。我去找王院長,我說,“你要是對我不滿,可以直接說嘛,我有什么需要改進的,但是最好是不要用這種辦法u2018坑u2019我”。沒想到,院長一臉嚴肅,根本不開玩笑,那就只好上!犊偩庉嫊r間》是曹景行提議開辦的,后來老板叫我跟曹景行輪流主持,我還以為只是個替班的。曹景行對我說,主要是你。我對他說,那不行,不能你生個孩子我抱走。老曹大笑。沒想到,最后還是沒能逃得了。最讓我沮喪的是,當時,《時事辯論會》和《總編輯時間》都沒有廣告。節目沒有賣出廣告和寫書沒有人買,可能感覺是差不多。

    人物軼事

    燕尾服

      中華小姐環球大賽期間,邀請中文臺副臺長程鶴麟主持在場相關的節目,編導們沒有 想到,這么大個臺長,態度非常認真,商議題目,研究程序都一絲不茍,小編導們開始的拘謹也便隨風而去。只是有個問題編導做不了主,要請示“選美辦”。即:程臺長提出,前兩場他穿西裝,最后一場他要求穿晚禮服。一打聽才知道,第一屆中華小姐大賽決賽時,程自費購買高檔晚禮服一套,以示隆重。但這套衣服用過一次,便束之高閣,F在有了機會,自然不能錯過。否則,真是太虧了!

      看來,盛大場合沒合適的衣服是件令人頭痛的事;買了衣服又遇不到合適場合也是件令人心痛的事。

    獎勵擁抱

      程鶴麟在資訊臺當副臺長時,給臺里的女主播們定了個“規矩”,如果誰的播報成功,下來后就可以得到程副臺的擁抱,以示慶祝成功。但是后來人們發現,每次女主播下來后,程臺長都要擁抱。眾人不解亦不服,問他為何?答曰:因為每次播報都很成功,有時有點小錯被及時糾正,更要算成功,所以次次女主播走下臺,迎接她們的都是程副臺 “祝賀成功”的擁抱。且不說女主播們是否愿意領取這“最高榮譽”,程副臺的“狡猾”由此可見一斑。

      后來,程副臺寫了一本書,叫《我愛女主播》,各大城市地各大書店均有售。有人說程臺是“口花花,色迷迷,但從不敢干出軌的事情”。其自由的程度大約也就是狐貍在獵人槍口旁的自由。程副臺的故事也從另一角度證明,只有自己不干越軌出格之事,才有資格想出一些花招,做出些看似不軌其實并非不軌,看似讓人不解,其實不難理解的舉動。

    不同凡響

      程鶴麟初到鳳凰時,身穿印著幾十個好萊塢美女頭像的花襯衣,留著長發并向后一攏,扎成馬尾,以顯示其不同凡響的氣派。

      那年去廈門辦活動,程鶴麟甩著長發走進酒店,后面有兩個女服務員議論說:“你看那個女人,多像個男的呀!”此話被鳳凰同事聽到,不免為程鶴麟感到不值,若是說“這男人像女的”也就作罷,可這一束馬尾辮,生生把個大男人的性別都混淆了,不禁令人扼腕。

      程鶴麟此后再沒留過辮子,怕別人認錯性別倒還在其次,主要的是在鳳凰辛苦繁重的工作壓力下,頭發日漸稀少,頭頂越來越亮,不僅“地方”無法支持“中央”,就是周邊地區,也是“多乎哉,不多也”,扎成一束,不像馬尾,倒與老鼠尾巴有幾分相似,無意中應了那句老話:有心無力呀。

    名人推薦
    • 董嘉耀
      董嘉耀(1975年2月9日— )著名主持人。董嘉耀1997畢業于北京廣播學院(現中國傳媒大學)電視系電視節目主持人專業,曾在中央電視臺及廣東電視臺擔任新...
    • 胡一虎
      胡一虎(1967年8月19日-),生于高雄眷村,祖籍安徽桐城,輔仁大學畢業,北京大學碩士,臺灣記者、新聞主播。其曾任中華電視公司主播,現任鳳凰衛...
    • 梁茵
      梁茵,鳳凰衛視主持人,1977年1月出生于北京市東城區,畢業于中國傳媒大學播音系。主持節目有《時空隧道》、《法門寺》、《新聞今日談》、《江河水...
    • 王若麟
      王若麟,1980年6月26日出生于遼寧省沈陽市,中國內地男演員、主持人,畢業于中國政法大學法學專業,隨后又取得香港城市大學國際經濟法學碩士學位,...
    • 許戈輝
      許戈輝,1968年11月30日出生于北京,畢業于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系,主持人。1991年5月參加中央電視臺青年業余主持大賽獲第一名,從此涉足電視領域。1...
    • 曾瀞漪
      曾瀞漪畢業于臺灣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系,擁有一口珠圓玉潤的嗓音,曾在無線衛星電視臺擔任新聞主播與記者。1997年4月加盟鳳凰衛視中文臺后,她以敬業...
    名人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