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av id="47a4h"><sub id="47a4h"></sub></nav>

  • <ol id="47a4h"><ruby id="47a4h"><input id="47a4h"></input></ruby></ol> <dd id="47a4h"><center id="47a4h"><noframes id="47a4h"></noframes></center></dd>
  • <tbody id="47a4h"><pre id="47a4h"></pre></tbody>

    <ol id="47a4h"><object id="47a4h"></object></ol>
  • <rp id="47a4h"><samp id="47a4h"></samp></rp>
  • <rp id="47a4h"><strike id="47a4h"><u id="47a4h"></u></strike></rp>

    那些被別人安排了的孩子

    2020-06-17    隨筆日志    【手機瀏覽本頁】

    我的一個同事,從小學習一般,家境很好。中專畢業后不到20歲就走上工作崗位,現在是我們這個科級單位里的副職,工作輕松,收入不菲。家里父母都是退休干部,妻子在銀行上班,有一個兒子,已經在市里上了高中,據說學習蠻好。按說,這樣的情況,正是人人都羨慕的 “無憂”生活?墒,我從同事身上卻看不出任何的快樂。

    一日,與其小酌后他道出了“玄機”:原來,他這樣所謂的幸福生活并不是自己選擇的,從一開始都是家長的安排?贾袑J羌议L安排,工作是家長安排,娶媳婦也幾乎是家長安排,就連上副科也沒用他自己操心。從懂事到現在,他都是過著一種別人安排的生活。我半是羨慕半是揶揄的說道,這樣豈不省事,哪像我窮勞心半輩子也還是個科員。他斜了我一眼笑笑說,你沖動過吧,興奮過吧,心遂所愿特別滿足過吧,一個人獨自喝一瓶酒為自己慶祝過吧?我疑惑的說你怎么知道?他的回答出人意料:因為我們沒有過,估計你一定有過。我茫然了……

    是啊,當我從一所鄉村中學考入省城的大學時,我們曾興奮得一個星期總是心不在焉,不是說錯話便是做錯一些小事。當我在十幾個人中脫穎而出分配到現在的單位時,曾叫了幾個好友從上午到晚上不是唱歌就是喝酒折騰了整整一天。當我力排眾難得到妻子的親睞時,曾在一個小餐館喝光了一瓶白酒并躲在被窩里流了一夜的熱淚。這些都是刻骨銘心的記憶,同事說他從來沒有過。他的一切都那么順利,似乎是理所當然,可終究不是自己奮斗所得,是被別人安排的。我說,那你不滿足現在的生活嗎?他說,要是我再年輕15歲,一定去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,可是現在,有點力不從心了,也慢慢適應了。

    我不禁想到,像我同事這樣的情況,恐怕不會很少,而且,會越來越多,尤其是現在的孩子們。

    這樣的孩子,家境往往都不錯,老爸或者老媽大抵有錢有本事。他們從一出生,就被安排好了一切,幼兒園、小學、中學,如果考大學,專業肯定是家長選的。如果出國,一切也由家長定。大學或者研究生畢業,家長肯定也給找好了工作。當然,找的時候,一般不問孩子的意愿,只看社會的評價。工作安排好了,接下來就是安排配偶。到了這個階段,多少會顧及一下孩子的想法,但安排相親,必須聽老爸老媽的,一個一個相下來,總得有一個成了東床佳婿或者佳媳。自然,房子早就給買好了,剩下的事就是結婚生子,連結婚儀式甚至孩子滿月酒,都是老爸老媽安排停當?梢韵胂,這樣的孩子,一輩子都讓家長給安排了,一旦到了家長不行了,孩子也步入中年了,即使想要自主,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

    這些被家長安排的孩子,也有反抗的,反抗成功,也有能自己飛出去的,有的還小有成就。但是,絕大多數都是試圖反抗而不成,掙扎一下,發現外面的世界還挺殘酷,自己的翅膀又很軟,只好乖乖回到父母的懷抱里。而大多數的孩子,根本不想反抗,很享受地接受父母的安排,還不時地炫耀一下。彼此碰到了,還要比拼比拼,從皮鞋到挎包,從汽車到房子。這樣的孩子,看起來很幸福,但實際上很不幸。他們的一生,無非是父母的復制品,或者父母意愿的實踐者。就一個生命個體而言,他們等于是行尸走肉,一個吃好喝好,生活優裕的行尸走肉。難怪,我的同事會無端的向我訴苦,而且,他已經是過來人了。那些正在享受于或者習慣于被家長安排的孩子們,他們的未來會是什么樣子呢?

         作為家長,自己小時候沒有條件,千辛萬苦才拼到現在的成就,現在有能力了,就盡量給孩子安排好一切。他們從來沒想過開發孩子的興趣和潛能,讓孩子自己去飛,飛出一個廣闊的天地。而是拼了命用自己的翅膀,盡可能把孩子像小雞一樣,攏到自己的懷里,恨不得讓他們一輩子都不斷奶,做自己懷里的小乖乖,方才稱心如意。

      我知道,現在大多數夫妻只有一個孩子,沒人想有個閃失。但是,在這個世界上,做任何事,在任何情形下,都會有風險。每個孩子都是有別于父母的獨立生命,讓他們有自己的生活,是父母的義務。替孩子活一輩子,看起來富有愛心,實際上是對孩子的戕害,以愛為名的戕害。

    后來我問了同事,如果讓你重新選擇,你會做什么。他思考了一下,笑了笑說有如果么?我說假如有。他說那就是畫畫或者攝影,也許我干這個比在咱單位的成績好點。我知道,同事是個攝影迷,還參加了市里的影協。我又問,你孩子想做什么你干涉嗎?他輕松的笑了笑說,在這一點上我很堅持,從不干涉孩子的任何事情,只是建議。為此還幾次和老婆及我爸媽據理力爭,甚至吵起來,最后,他們妥協了。我看到他說這些話的時候有點眉飛色舞,與說他自己時判若兩人。

    畢竟,我同事的孩子是幸運的,因為他爸爸用自己的經歷“拯救”了自己的孩子。那些沒有這樣開明老爸的孩子又靠誰來“拯救”呢?希望家長們多看看一部叫做《北京青年》電視連續劇。

    相關文章
    熱點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