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av id="47a4h"><sub id="47a4h"></sub></nav>

  • <ol id="47a4h"><ruby id="47a4h"><input id="47a4h"></input></ruby></ol> <dd id="47a4h"><center id="47a4h"><noframes id="47a4h"></noframes></center></dd>
  • <tbody id="47a4h"><pre id="47a4h"></pre></tbody>

    <ol id="47a4h"><object id="47a4h"></object></ol>
  • <rp id="47a4h"><samp id="47a4h"></samp></rp>
  • <rp id="47a4h"><strike id="47a4h"><u id="47a4h"></u></strike></rp>

    又是燈籠映紅

    2020-06-18    隨筆日志    【手機瀏覽本頁】

         轉眼又是一年盡,此起彼落的鞭炮聲,述說著又一度年景。想起小時候,一進臘月,家家戶戶忙著壓粉條做豆腐蒸饅頭生豆芽,更有殺豬宰羊,忙得不可開交。孩子的心,揣了滿滿的期待,都等不及年三十。到臘月底了,左鄰右舍會拿一張紅紙來,父親折疊剪裁,寫上些老皇歷上看來的吉祥話。再大些,我也跟著做了,真感謝那些老鄰居,我寫得那么難看的字也愿意張貼起來。

      如今,來不及期待,年關就近了?偸窃诮稚峡吹郊t紅的燈籠和對聯,我才想起,又是一年了。不知道是因為所有關于物質的期待不用等到年底了,還是心老了,年的味道越來越淡了。有人說過年是孩子的專利,為了再長一歲,為了離那個成年的夢想更近一點,這樣就可以擺脫父母的束縛。而成年人,再長一歲,只會多些感慨:流光易逝,而人生的夢想,還是如天邊的一抹霞,兀自璀璨著,就是跟自己沒多大關系;清晰的,只是鬢角的白發、額前的印痕,一對鏡就看得見。

      過年了,就該回家,回到親人的身邊,述說瑣碎的事情。大概所有回家的人話題都差不多,問問別后家里老人可好孩子是否聽話,告訴家人出門在外朋友很多工作不累,只為明年再走時家人少些牽掛。心安處即為家。也許你很忙,只希望你的心里揣上家的芬芳。城市里只能安頓浮生,安頓不了靈魂。午夜的驚夢里,只能是兒時故鄉的小路還有那清朗的月光。我也想,什么時候回老家,呆幾天,看月起月落。我還想,在什么時候,在老家,過一個年,看看家鄉稀稀落落地燈火,聽一聽那些質樸的、只圍著你的吃穿用度的問候。他們的心很簡單,他們的問候,也只關乎最基本的吃和穿,跟他們相對,你會在霎那間領悟:原來人生,是如此簡單。

      燈籠掛起來了,對聯貼起來了,鞭炮響起來了,所有的祝福都送給朋友、許在心底了,但愿明年,一切順利。


    相關文章
    熱點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