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av id="47a4h"><sub id="47a4h"></sub></nav>

  • <ol id="47a4h"><ruby id="47a4h"><input id="47a4h"></input></ruby></ol> <dd id="47a4h"><center id="47a4h"><noframes id="47a4h"></noframes></center></dd>
  • <tbody id="47a4h"><pre id="47a4h"></pre></tbody>

    <ol id="47a4h"><object id="47a4h"></object></ol>
  • <rp id="47a4h"><samp id="47a4h"></samp></rp>
  • <rp id="47a4h"><strike id="47a4h"><u id="47a4h"></u></strike></rp>

    2010年政府實習總結

    2015-09-25    實習總結    【手機瀏覽本頁】

    20XX年政府實習總結 
     
    不知不覺,橫跨五個星期的政府義工服務工作已經結束了。從進去經濟發展辦公室的第一天,到經濟發展辦公室改名為經濟促進局、公有資產辦公室遷離,不舍的離開這個讓我呆了過半個暑假的學習之地,仿佛是一眨眼的時間。好比一場英超豪門間的比賽,時間不短,但總有裁判吹響終場哨的那一刻,回望比賽,有很多令人回味的時刻。

    本來我并不想一放假就去實習,最初的想法是,放了假,玩幾天才決定去哪里實習。但是在離大二最后一場考試的前幾天,我的初中同學某筠在Q上問我暑假有沒有打算去實習,我說可能去政府某部門實習下,并問她有沒有興趣。她說有,但是我潑了下冷水,我說實習沒有工資,純粹去學習,正確來說,是做義工。她回我沒問題,只要有證明就可以了。我說絕對有。當時某筠已經放假幾天了,為了讓她早點去實習,我決定一放假就跟她去經濟發展辦實習。

    就這樣,7月8號那天一大早,其實也不算一大早,已經是8點半了,我跟某筠就去政府六樓的辦公室。找到了該辦公室的梁主任,讓他安排我們倆的工作。他想了下,說公有資產辦公室那邊比較缺人手整理資料,問我們意見如何。我們答應去公資辦幫忙,其實后來覺得有點后悔。

    來到了公資辦,發現整個辦公室只有兩個人,一個是經理,姓周,我們就叫他周經理。另外一個是我表姐的爸爸的弟弟,我就跟我表姐叫他五叔。一開始,周經理就給了些資料讓我們輸入電腦。以我們這般打字速度,很快就輸入完了。之后,周經理見我們如此打字速度,簡直是天降神將啊,何不用盡其才呢。果真,接下來的時間,周經理不斷地給資料我們輸入電腦,連1950年代的資料都找出來。我真服了Orz。

    說起那些資料,我真學到了很多東西。幾乎什么樣的資料都有。首先接觸的是租賃合同。每天對著甲方乙方,基本上我已經熟悉怎樣去寫一份租賃合同了。接著是房產證、土地使用證等等這類的證,還有是工商營業執照等等的執照,平時我們去買東西,哪有看這些執照,現在我天天對著這些執照,當然那是復印件。還有那些厚厚的的評估報告,還沒看我就暈了。有生意,當然少不了借據,收據,借條等等,要是都借給我多好啊,想想罷了。生意做多了,就有虧有賺。借錢不還,人家就要催你還錢,這樣我就看到一大堆的律師信等法律文件。有時欠款太多,只好變賣財產,F實是殘酷的。當時,我只能是這樣的感嘆。

    從這堆由1950年代開始的資料,我看到了杏壇工商業的發展的縮影。感覺自己手中拿著杏壇的工商業的歷史,一頁一頁的翻開,從繁體字到簡體字,從泛黃的手寫紙到嶄新的打印紙,從中文到英文、葡萄牙文;歷史似乎在我手上極速的發展,蓋上文件夾,歷史又一次的封存好。從沒有供銷社,到有供銷社;從供銷社的興旺,集體經濟的興盛。到改革開放,個體戶的崛起,個體經濟的繁榮,集體經濟的衰弱,隨之供銷社慢慢成為歷史了;后來成立了工業總公司;經歷風雨后,工業總公司也衰弱了,也就有了公有資產辦公室,管理以前的難帳難數。至于為什么會這樣,原因好多好復雜,不是當事人是很難明白的,就一句話,政府的錢是可以榨取的。

    在最后一個星期,政府內部人員大調動,公資辦的辦公室另有用途,周經理調去其他辦公室了,我們倆也調去行政辦公室。至于經濟發展辦公室也改名為經濟促進局。這意味著我們的工作減輕了。經促局的人員主要是年輕一代,都為80后。話題就接近了許多了。阿能的冷笑話,倩漪的搞笑的表情,文文總是沒睡醒的樣子,還有那個新調過來的,很年輕但是已經嫁人有孩子的桂姐......還有我表姐和綺文姐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特別是阿能,竟然是我朋友的哥哥,世界太小了。這個辦公室的氣氛很活躍,經常一起出去吃飯,有一次,我跟倩漪還有我表姐一起去買下午茶。還不能讓領導發現,“躲”進了會議室去吃,真有意思!

    離開經促局的那一天,真的很不舍得,畢竟在公資辦,在經促局都學到很多東西,學到跟我專業完全沒有任何關系的東西。有人問我是不是以后想在政府做,我只是笑著回答“有機會”。實際上,我完全沒有任何想在政府工作的意圖,辛辛苦苦考個公務員,到一個舒服的單位去做一些根本不用什么專業知識的工作,而且很有可能沒什么發展的前景,沒有挑戰性,這種工作,就算薪水再高,我也不會去做。而且我一向對考試沒什么信心,要我考到前一兩名我不能做到。去政府實習,學到了政府的做事方式,了解了運作的“規則”,其實也是對以后我的發展有很大的幫助。我還是要謝謝經濟促進局,公有資產辦公室給我一個學習的機會。

     

    相關文章
    熱點文章